忍者ブログ

佳士工人声援团

声援新生代编辑:黑暗无边 战友并肩

320日凌晨一点,新生代编辑危志立在去往父母家的路上,被埋伏的广东警方秘密抓捕。警察不许他和父母多说话,不许他收拾些衣物带走,甚至不许他上厕所。他被抄了家、戴上手铐,从此音讯全无。

这不是新生代成员的第一次被失踪。小危被捕时,另一名编辑老木已失联十余小时;主编包子更是在一个多月前就已被广东警方控制,下落不明。

而他们被秘密抓捕、被打成反党反革命的唯一理由,仅仅是积极支持尘肺病工人的维权!

从去年年末开始,上百名湖南尘肺工友在广东开始了漫长而艰难的维权之路。他们为生计背井离乡,用自己的双手建造着繁华的都市。他们或许不曾想到,自己的每个劳动成果,在填满了资本家的钱袋子的同时,变成了刺向自己的一把把刀。数年如一日的直面砂石粉尘,使他们患上了这预示着死亡的疾病:难以呼吸、无法劳动、迅速消瘦,最终跪着走向生命的尽头。

尘肺病工友维权

更为可悲的是,他们中的绝大多数,连一纸诊断书都拿不到,更不要提合法的赔偿。为什么?因为鉴定尘肺病必须有老板的配合!要追究老板的责任,却只能等老板同意了再调查,多么荒唐!难道能指望流氓强盗自觉承认自己有罪吗?这些法律条文,哪一条不是给老板方便、让工人麻烦?哪一条不是维护资本家的利益?!

 

工友们,我们难道要坐以待毙吗?不,当然不能!我们要手挽手地站起来!

但是——当我们在市政府门前讨一个公道时,迎来的却是走狗腿子们毫不留情的暴力清场。将我们连在一起的绳子被粗暴地扯断,辣椒水喷进我们的口鼻,我们的胸膛疼痛地像要灼烧起来!

失去了帮老板赚钱、为政府建设的能力,我们像用过的抹布一样被丢弃——可工人不是抹布,我们是要权利、要尊严的活生生的人!

 

事到如今,连热心地帮助工人的人都被掳走了!

资本的压榨使我们处境维艰,公权力的同谋使我们濒于绝境。就连为我们发声的人,都要被这权钱交织的巨网吞噬。

清场和抓捕,已让我们看到了,在这个以代表人民自居的政府眼中,人民的权利原是那样不值一提;在这个言论自由被写进宪法的国度里,任何异见、任何为受压迫者呼号的声音都要被压制;在这个工人阶级领导的国家,工人不仅被夺去了劳动果实,连最基本的生存权利都要被剥夺!

新生代不是孤例,维权尘肺病人也不是,我们清楚地记得,平度维权老兵被清场后强迫电视认罪;天门学子上街反抗却被特警打伤;佳士斗争以来,又有多少进步工人、青年左翼、甚至是在校学生失去了自由,至今下落不明。

删贴、抓捕、污蔑、打压,为什么?

——为了粉饰太平,为了掩盖繁荣表象背后血淋淋的事实,为了使所有受压迫者噤若寒蝉,为了保住自己的钱袋和皇冠,为了让这少数人对多数人敲骨吸髓的秩序得以维系。

但一个月来此起彼伏的压迫与斗争,已经清楚地表明:这不可能!

压迫之下,退无可退,唯有前进,唯有同黑恶势力反抗到底,才有出路。他们总想把我们埋了,但他们不知道我们是种子!

只要包子、老木和小危没有重获自由,只要尘肺工友仍未得到应得的尊严和权利,我们的呐喊与斗争,就一天不会停止!

声援团号召全社会正义人士持续关注新生代成员与尘肺工友的安危,不令弱者陷入无助,不使猛士陷入孤立,庞大而精密的吃人机器面前,团结是胜利的唯一方法。而恶势力一次次的镇压,终将创造他们的掘墓人!

 
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